新浪物流大陸客户端

王岐山、易綱、周小川、馬雲重磅發聲!信息量太大

王岐山、易綱、周小川、馬雲重磅發聲!信息量太大
2020年10月24日 18:46 每日經濟物流大陸

  原標題:王岐山、易綱、周小川、馬雲重磅發聲!信息量太大

  10月24日,中國金融40人論壇聯合各組委會成員機構舉辦的第二屆外灘金融峯在上海開幕,峯會主題為“危與機:新格局下的新金融與新經濟”。

  王岐山、易綱、周小川馬雲等共話全球經濟變局,信息量很大,一起來看看。

  王岐山:中國金融不能走歪路、歧路、邪路

  在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在滬舉辦的2020第二屆外灘金融峯會上,國家副主席王岐山致辭稱,要堅持金融服務於實體經濟。金融脱離實體經濟就是無源之水,無本之木。

  “中國金融不能走投機賭博的歪路,不能走金融泡沫自我循環的歧路,不能走龐氏騙局的邪路。要堅守金融發展基本規律和金融從業基本戒律,緊貼企業生產經營,抓住市場新趨勢、新機遇,支持經濟發展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,使金融服務與實體經濟相互促進,健康發展。”王岐山表示。

  下文為致辭原文:

  各位嘉賓:

  歡迎你們出席第二屆外灘金融峯會。

  當前,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疊加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肆虐全球,觸動國際政治、經濟、科技、文化、安全格局深刻調整,世界經濟深度衰退,經濟全球化遭遇逆流,單邊主義、保護主義思潮盛行,國際環境日趨複雜。世界進入了一個動盪變革的時期。

  也要看到,人類已經進入互聯互通的新時代。各國利益緊密相連,命運休慼與共,經濟全球化仍是歷史潮流,科學技術加速迭代,新產業、新業態、新模式不斷湧現,為經濟社會發展提供了新的動能。團結抗疫,共克時艱,合作共贏是全世界唯一正確的選擇。我們要通過歷史、文化和哲學的思考增強信心,以全面、辯證和長遠的眼光認清大勢,勇於創新,在危機中辨析新機,於變革中開拓新局。

  各位嘉賓,中國已經進入高質量發展階段。經濟發展前景向好,同時外部環境的複雜性和嚴峻性也在上升。發展不平衡、不充分問題依然突出。我們將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,貫徹新發展理念,加快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,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。

  新發展格局重在順應變化。近年來,中國經濟市場和資源兩頭在外的國際大循環動能明顯減弱,內需對經濟增長的貢獻日益強勁。未來,中國經濟內需潛力會不斷釋放。我們將堅持供給側結構改革,繼續擴大內需,更多依託國內市場,提升供給體系對需求的有效性。不斷提升需求牽引供給、供給創造需求的高水平動態平衡。

  新發展格局重在轉變方式。要把中國經濟增長動力從要素驅動轉向創新驅動,從投資拉動轉向消費投資雙驅動,從兩頭在外轉向自主與開放兼容,消除要素流動障礙的阻滯,暢通國民經濟循環,更大範圍把生產和消費聯繫起來,擴大交易範圍,推動分工深化,提高生產效率,促進財富創造。

  新發展格局重在進一步深化改革、擴大開放,要破除深層次體制機制障礙,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,更好發揮政府作用,穩定發展預期、政策預期、制度預期,打造更加法治化、國際化、便利化的營商環境,建設更高水平的開放經濟新體制,更加主動利用好國際國內兩個市場、兩種資源,形成國際合作和競爭新優勢。

  各位嘉賓,金融是現代經濟的核心。探索中國特色金融發展之路是一項長期、複雜、艱鉅的任務。當前,全球金融經濟環境變化劇烈,既要堅守底線,也要靈活應對風險挑戰,勇於除舊立新。

  要堅持金融服務於實體經濟。金融脱離實體經濟就是無源之水,無本之木。中國金融不能走投機賭博的歪路,不能走金融泡沫自我循環的歧路,不能走龐氏騙局的邪路。要堅守金融發展基本規律和金融從業基本戒律,緊貼企業生產經營,抓住市場新趨勢、新機遇,支持經濟發展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,使金融服務與實體經濟相互促進,健康發展。

  要堅持防範化解金融風險。金融業遵從的安全性、流動性、效益性三原則中,安全性永遠排在第一位。要加強制度和能力建設,使中國金融企業經得起開放條件下市場競爭、經濟週期變化、外部衝擊考驗。要標本兼治,用經濟發展的增量削減風險,用規範的方式應對風險。在市場化、法治化的基礎上,有序處置風險,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。

  要堅持金融創新與加強監管並重。近年來金融新技術廣泛應用,新業態層出不窮,在提高效率帶來便利的同時也使得金融風險不斷放大。

  有理想但不能理想化。要在鼓勵金融創新,激發市場活力,擴大金融開放與金融監管能力之間尋求平衡。要加強基礎性、制度性建設, 提升隊伍素質,強化監管手段,寓管理於服務之中,使金融業更好支持經濟高質量發展。

  最後,預祝本屆峯會取得圓滿成功,謝謝!

  易綱:推動金融業開放

  應全面實施准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制度

  會上,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圍繞金融業對外開放發表了演講。易綱指出,儘管我國金融業的開放步伐很快,但在外資機構的准入和展業限制解除後,仍面臨不少的操作性問題,因此要全面實施主權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制度。

  此外,他認為,人民幣國際化要堅持市場主導,監管部門要減少對人民幣跨境使用的限制。新形勢下,可以在堅持市場主導的基礎上,進一步完善對本幣使用的支持體系,為市場作用的發揮創造更好的環境和條件。

  易綱表示,建設更高水平的開放型經濟新體制,是構建新發展格局的應有之義。構建新發展格局要求更好利用國際國內兩個市場、兩種資源,不僅要便利商品和要素的流動,還要推動規則制度型開放,增強制度的競爭力,從而提高經濟發展的質量和效率。這不僅有利於中國經濟,也有利於全球經濟。

  他強調,進一步擴大金融業開放是構建新發展格局的必然要求。金融業開放不僅引入了機構業務、產品,增加了金融要素的供給,還促進了制度和規則的完善,促進了金融制度的供給,有利於提升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效率和能力,助力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。

  回顧近兩年來我國金融業對外開放成效,主要表現在三方面:

  一徹底取消了銀行、證券、基金、期貨、人身險領域外資股比限制,外資金融機構積極擴大在華佈局。2018年以來,新增外資控股的證券公司有8家,外資控股的基金管理公司增加了兩家,私募證券投資基金管理人增加了20家,標普、惠譽等國際評級機構已經進入了中國市場。

  二是不斷擴大外資金融機構業務範圍,比如,不再對外資證券公司的業務範圍單獨設限,實現內外資一致,允許外資銀行經市場化評估後,獲得債券投資工具的主承銷資質,允許外資銀行的分支機構獲得基金託管資質等。

  三是持續提高資本市場的雙向開放程度。易綱指出,今年前9個月,外資累計增持中國銀行間市場的債券7000多億元。近期,富時羅素宣佈將中國的國債納入其世界國債指數。

  易綱表示,應當看到金融業開放是互惠互利的,金融業是競爭性的服務行業,開放競爭有助於中國自身金融業的發展和效率的提升,外資進入中國市場,也能更好地分享中國經濟發展和改革開放的紅利,實現互利共贏。

  當前金融對外開放正在持續深化,在易綱看來,持續推動金融業開放,要營造市場化、法治化、國際化金融展業環境。具體而言:

  一是全面實施主權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制度,推動開放理念和模式的轉變。易綱表示:“儘管我國金融業的開放步伐很快,但我們在同外資金融機構、境外央行溝通中也注意到,外資在機構准入和展業限制解除後,仍需申請諸多許可,面臨不少的操作性問題,對金融業的開放訴求依然比較多,這表明金融業向負面清單管理的轉變,還有不少工作要做。負面清單與金融業持牌經營並不矛盾,在負面清單的模式下,金融業的准入和展業也必須滿足資質的要求,持牌經營。負面清單與加強事中事後監管也不矛盾,在負面清單的模式下,監管部門可將更多的資源從准入管理轉向事中事後監管,實現監管效能的提升。”

  二是統籌推進金融服務業開放、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和人民幣國際化。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要增強人民幣匯率彈性,更好地發揮匯率在宏觀經濟穩定和國際收支平衡中的“自動穩定器”作用。人民幣國際化要堅持市場主導,監管部門要減少對人民幣跨境使用的限制。新形勢下,人民幣國際化可以在堅持市場主導的基礎上,進一步完善對本幣使用的支持體系,為市場作用的發揮創造更好的環境和條件。

  三是在加快開放的同時防範金融風險,加強宏觀審慎管理,提高金融監管的專業性和有效性,建好各類“防火牆”,提高防範和化解重大金融風險的能力,使監管能力和開放的水平相適應。

  易綱表示,在新的形勢下,會針對當前的不足,對標高水平開放的要求,推動金融業開放取得新的更大的進步,為構建新發展格局和經濟高質量發展提供有力的支持。

  周小川:“一帶一路”並非債務陷阱

  中國積極發起G20“緩債計劃”

  峯會上,中國金融學會會長、中國人民銀行原行長周小川發表演講稱,“一帶一路”並非如同個別西方國家所説是中國所設的“債務陷阱”,相反,在新冠疫情加重了許多發展中國家還本付息負擔的時期,中國是積極發起和參與G20的“緩債計劃”的國家之一。

  周小川指出,確實新冠疫情加重了許多發展中國家還本付息的負擔。另外疫情之後的復甦不僅僅是取決於發達國家,也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大量的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,能不能成功克服疫情實現復甦。

  “如果在這一期間,一些低收入國家因為還債,擠佔了大量的財政資源,就會減少他們在疫情防控方面的撥款或者是這方面的能力。在疫情以後也會影響到他們未來發展的融資能力,(融資能力)將會變弱。再有是債權人方面,如果發生債務違約或者是顯著地進行債務重組,包括像AIIB(亞投行)這樣的機構,其財務健康性受到損害,會影響到未來的融資能力、評級、服務“一帶一路”的能力,這個長遠影響也是非常值得重視的。”周小川稱。

  他提到,最近召開的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中,中國積極發起和參與G20的“緩債計劃”,但是疫情比較複雜,疫情過後究竟會出現什麼樣的局面還是需要研究的,並不意味着當前的緩債,就一定是疫情後的債務重組,就一定是減債和消債。此外,需要區別哪些是疫情導致的債務困難,其實疫情新增加的債務負擔總體來説數量並不多,有很多高槓杆債務實際上都是在疫情發生前形成了的。因此,還要注意不要出現道德風險,所以説是很難找到統一的辦法,還是需要根據各個國家債務情況來尋找不同的解決辦法。

  目前,一些發展中國家十分重視疫情後未來能力的建設,特別是互聯互通、“一帶一路”基礎設施的建設,以及未來生產能力的建設。有些國家不願意輕易違約或者申請債務重組,因為他們考慮的是自己未來的信譽,未來在國際市場、在“一帶一路”合作中所處的地位,他們希望未來有更多能力。與此同時,未來的發展道路肯定是大量依靠貿易投資的自由化,依靠多邊主義,當前的一些政策選擇既是關鍵,同時也不能顧前不顧後。

  至於一些對立面的説法,周小川稱:“這些説法的對立面是有些人試圖借這個機會推卸過去自己的責任,把問題都説成是別人搞的陷阱,唱高調,或是自己主張請客,並且讓過去的東西就算了,拉倒了。但是請客他又説我自己不出錢,你們去出錢,所以出現了有這樣的現象。”

  “我們不是授人以魚,而是授人以漁。這是非常重要的。當前有一些議論,強調給發展中國家送點禮或者是減點債什麼的,這很有點像是給好處,但是更關鍵的是應該如何促進他們將宏觀經濟搞好,能夠將基礎設施搞上去,將生產能力搞上去,為未來長遠發展奠定道路。”周小川説。

  除了“一帶一路”債務問題,周小川還十分關注儲蓄率問題。

  他回顧道,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發生時,當時的美聯儲主席是伯南克,他從儲蓄的角度看次貸危機的原因,認為亞洲,特別是中國過剩的儲蓄湧到美國,導致了次貸危機。這裏面也涉及到美元作為儲備貨幣的作用,多餘的貨幣就容易找避風港流入美國,這是一種説法。當時在討論中周小川迴應,這個現象是存在的,但是其主要的原因和亞洲金融風波有關係,也就是1997、1998年爆發的亞洲金融風波中,不少發達國家的對沖基金衝進亞洲市場,亞洲國家受到衝擊好不容易恢復了,他們是有擴大出口和增加儲蓄等動機的,這些儲蓄的增加在隨後就變成了“一帶一路”債權融資的主力軍。

  他舉出數據稱,中國在亞洲金融風波前,GDP的儲蓄率是在35%左右,但是亞洲金融風波以後就開始迅速提高,提高到最高時也正好是全球金融危機爆發的2008年,那時候達到了51.8%。但是隨後我們也有擴大內需的政策,最近習主席強調了“雙循環”,特別是內循環的作用。在這一系列的政策之下,2019年年末,中國的儲蓄率佔GDP中的比重降到了44.6%,目前看來還會進一步地下降。

  他坦言,疫情對於儲蓄率的影響,目前還看不太清,因為它既有增加儲蓄的方面(作用),同時也有減少儲蓄的方面(作用),這還要進行密切地觀察。全球的平均儲蓄率在過去10年、20年中,平均是26.5%,所以中國是大大高於這一水平。同時東亞有一些國家也都是明顯高於這一平均水平,而低於(這一水平)的主要是美國,美國就是一位數。從儲蓄的角度看融資能力和資金配置是一個重要地角度,也是對於那些陰謀論的反駁,否則大家會説中國人均GDP不高,還拿那麼多錢搞“一帶一路”,是不是確實有什麼陰謀上的考慮。

  “現在的情況就是東亞(包括中國),目前是債權融資的主力。大家知道過去主權融資的主力是在巴黎俱樂部,目前東亞(包括中國)已經超過了巴黎俱樂部主權債的總額。其實,中國這些投資除了去‘一帶一路’以後,也有相當大地數量是投在美國、北美和歐洲,但是當前局勢的變化,他們對中國議論很多,也有很多不友好的政策,保護主義的政策。”周小川提到,但是再往遠看,中國的儲蓄率還會進一步地變化,就是在“雙循環”特別是內循環為主的發展戰略情況恰,內循環將會更加暢通。同時年輕一代的儲蓄率在明顯下調,這裏面有好的方面,有助於擴大內需;也有令人擔心的方面,就是一些年輕人過多地靠借債過度消費、奢侈消費,將來是不是好事也不完全知道,但是總的來説儲蓄率會進一步地調整。所以未來,“一帶一路”的融資格局會與此相關。

 

  馬雲:人類有史以來最大規模融資定價

  在美國市場之外

  峯會上,阿里巴巴集團創始人馬雲也奉獻了一場演講。他直言當下“今天是這個不許那個不許的文件太多,政策太少。最怕監管到後來,變成了自己沒有風險,自己部門沒有風險,但是整個經濟有不發展的風險。”

  他表示,P2P根本不是互聯網金融,但今天不能因為P2P把整個互聯網技術帶來的創新給否定了。

  “中國怎麼可能在幾年內出現幾千家互聯網金融公司?我們是不是應該檢查一下是什麼原因誕生的。”馬雲説,好的創新不怕監管,但是怕昨天的方式去監管,我們不能用管理火車站的辦法來管機場,不能用昨天的辦法來管未來。”

  在演講中,他反覆談及“面向未來”:“我們常説要和國際接軌,今天我們更應該思考的是怎麼和未來接軌。世界期待一個真正為未來而思考的全新的金融體系,這種真正的創新一定會付出代價,我們這代人必須為未來擔當!”

  在馬雲的觀察中,與金融體系已經運轉幾十年的歐洲完全不同,中國當下不是金融系統性風險,而是仍缺乏健康金融系統的風險。歐洲需要巴塞爾協議去解決金融系統過度複雜、老化的“老年病”,但中國的金融業和其他剛成長起來的發展中國家一樣,還是青春少年,還沒有成熟的生態體系,沒有完完全全的流動起來。大銀行是大江大河和血液的主動脈,但還需要湖泊、需要水塘,需要小溪小河。

  而要建立生態系統,就必須堅持創新,真正的創新,一定會犯錯誤,問題不是怎麼樣不犯錯誤,而是犯了錯誤之後能不能完善修正堅持創新。

  馬雲還就金融業的抵押、擔保模式發表觀點。他表示,有的企業家把資產全抵押出去,壓力很大,動作就會變形。還有一些人肆無忌憚地貸款,不斷加槓桿,負債搞得越來越大。銀行喜歡給好企業、給不需要錢的企業貸款,結果讓很多好企業變成了壞企業,形成多元化投資,甚至把錢轉出去做一些完全不符合自己需要的事情。

  而評價這個體系的唯一標準是普惠,綠色,可持續,背後是大數據、雲計算、區塊鏈等前沿技術是否起決定性作用。他以P2P為例,指出“P2P是一批打着互聯網金融幌子,拿着合法牌照的騙子。”他説,只有專家和學者結合起來,只有理論和實踐結合起來,才能真正去創新,解決今天和明天的問題,我們需要來自實踐的理論,不是來自辦公室理論的實踐。

  7年前,馬雲曾經預言,未來30年,技術驅動的互聯網金融有很大機會,今天他再度預測,如果用未來的眼光打造30年後世界所需的新金融體系,數字貨幣可能是非常重要的核心,“我們應該問自己,數字貨幣到底要解決未來的什麼實際問題?這個數字貨幣不是從歷史上去找,不是從監管角度去找,不是從研究機構去找,而是從市場去找,從需求去找,從未來去找。這件事事關重大。”

  “我們這一代人做這個改革,結果可能是下一代才能看到,我們可能就是負重前行的一代人,但這是歷史給我們的機遇,也是給我們的責任。”馬雲説。

  目前正是螞蟻金服上市的關鍵時刻,馬雲透露,昨晚(10月23日)在上海確定了螞蟻金服的上市定價。如此大規模IPO的定價首次在紐約之外的地方完成價,是歷史第一次,在5年前甚至3年前想都不敢想。

   

  每日經濟物流大陸綜合每經APP(記者 宋戈 肖世清)、

  證券時報、21世紀經濟報道等

   

責任編輯:劉德賓 SN222

新浪物流大陸客户端
新浪物流大陸客户端

掃描左側二維碼下載,更多精彩內容隨你看。(官方微博:新浪物流大陸

圖片故事

新浪物流大陸意見反饋留言板 400-052-0066 歡迎批評指正

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4000520066
舉報郵箱:jubao@vip.sina.com

Copyright © 1996-2020 SINA Corporation

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